品味生活 pwsh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品味生活 > 腾讯创始人投25亿设“一丹奖”,为中国教育提供发展基金

腾讯创始人投25亿设“一丹奖”,为中国教育提供发展基金

 

来源:中国网

 

蔡元培先生有句经典的名言:“教育者,非为已往,非为现在,而专为将来。” 9月19日被称为“世界上最大教育单项奖”的“一丹奖”在香港公布首届获奖者名单,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卡罗尔•德韦克和哥伦比亚新学校基金会创办人兼总监薇奇•科尔波特分获“一丹教育研究奖”和“一丹教育发展奖”。在0919期《财约你》节目中,我们有幸请到了腾讯创始人、“一丹奖”创立人陈一丹先生作客对谈。从一名互联网巨头的管理者到公益事业、教育事业的前瞻开创者,陈一丹先生真切而深刻地谈论了“人”的教育对社会发展的重要性,以及“一丹奖”在教育理念上的推动意义。

(陈一丹出席得奖者公布新闻发布会)

转变:从腾讯创始人到“一丹奖”创立人

2013年,陈一丹先生辞任腾讯首席执行官,在管理团队十分稳健的情况下他如愿退至公益领域,三年后宣布在香港捐赠25亿港元,设立全球最具规模的教育单项奖——“一丹奖”,“一个突破国家种族、宗教限制的人文奖项,旨在提升人类对宇宙人生的领悟和贡献” 。陈一丹先生从思考腾讯未来的发展,到虑及人才的培养,人类社会的本质离不开“人”的重要性,教育的重要性,无论是经济、科技、社会问题,其最终的解决方案还是得靠人。教育的意义不仅仅局限于家庭和学校,它的出产和效能足以波及贯穿人的一生,它是人的道德、文化、素养、修为的投入与体现,也是社会,国家乃至民族发展、完善、创新的源动力。“一丹奖”设立的初衷,用陈一丹先生的话来说,是希望教育的理念能引起大家的重视,教育的模范得以传播和复制。

(一丹奖成立典礼)

思考:发展的本质在教育,教育的本质在人

古之圣人早已有关于教育意义的经典论述,从个人意义上的格物、心诚然后修身,再到社会意义上的齐家治国后以平天下,教育往往是个人学习的喜悦和实践于社会、世界的统一。在与陈一丹先生的对谈中,他对中国教育事业充满远虑。他谈到,在中国传统文化儒释道的领悟之路中,他渐渐明白社会的进步和推动在本质上还是要靠教育。教育可能不会在某一个时代解决所有的问题,但它会有解决问题的希望,又会产生新的问题循环往复推动着社会的齿轮运转不停。不论商业体系、科技体系如何变革,始终会在时代的洪流里发生变化,而相对于时代进程的发展步调,教育仍是最为缓慢,滞后的体系,却又是最重要的。因为其中涉及的方面过于庞大,它不仅仅涉及到普通意义的施者与授者,例如学生、老师,家长、孩子,还涉及到很多相关的管理部门以及研究机构等。即使是在发展国家,教育也依然是难题。

(陈一丹出席《泰晤士高等教育》创新与影响高峰会)

实践: “一丹奖”,为教育事业和社会效能的提升而努力

现代学校教育体系的普遍目标在于满足人类在发展进程中所适应的工业需求,学校教育为现代化建设提供了技术、人才、能力、知识。教育在个人的成长过程中也的确占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陈一丹先生谈到,从小学教育到高等教育,每一个人都已然是教育体系里的融入者、关联者,而政府其实扮演了一个主导的角色,政策是最主要的导向力。除了政府职能的覆盖之外,其实还有许多盈利或非盈利的组织,也在为教育事业资源弥补以及发展贯通做“桥梁”建设。

因此“一丹奖”的设立也是想让这样庞大的软性教育组织能够为教育事业尽一份心力。而“一丹奖”所遵循的四个原则,也正是教育本质所延伸出的核心意义:创新性、变革性、远见性以及持续性。作为世界范围内的大奖,“一丹奖”作为教育领域的奖项,更重要的是把教育的理念传播出去,就像由奖项名字所诠释出的:“一片丹心对教育”。

(一丹奖成立典礼)

未来:一颗“丹心” 的远虑, 只为教育的革新

“一丹奖”在成立之初就受到世界性教育界的鼓励,它之所以被大众广泛关注,一方面由于它针对世界范围内教育创新的杰出人物;另一方面它是世界上奖金最高的单项奖,“一丹奖”单项奖的奖金设置在3000万港元,在设置这个标准时,“一丹奖”更多考虑的是对获奖者研究的持续支持,奖金的设计大概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在于获奖者的个人用途;二是用于获奖者基于社会公益而认可的公益项目。陈一丹先生表示,于他个人而言,“一丹奖”的金额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大家对教育能够引起重视。

(一丹奖奖牌)

“一丹奖”也会像诺贝尔奖一样为永续奖项,陈一丹先生表示他们作为创立人的一代,希望能把“一丹奖”的架构做好,通过理事会、全球顾问委员会以及独立委员会这三重架构随着时代的发展良性运作下去,树立真正的权威性、公正性、以及对教育的影响性。每一年都会产生获奖者,希望他们的理念能够被大家共同探讨、深化。依托“一丹奖”,还会每年做一次峰会,请到教育行业的政策制定者、研究者们一起来分享当下教育所面对的问题和解决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