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新闻 fashionbrand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尚新闻 > 赵星如只报省内大学,是个孝顺的孩子

赵星如只报省内大学,是个孝顺的孩子

在赵星如9岁那年,父亲生病去世,“带走”了家中所有的积蓄,留下的只是外债和伤痛,母亲随之改嫁,从此以后,赵星如独自一人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67岁的爷爷赵宗合,用无棣县埕口镇赵郭桥村里仅有的四亩玉米地将赵星如抚养长大。如今,学理的赵星如用533分的成绩回报给爷爷奶奶。
本是掌上明珠9岁时成了孤儿
1999年,赵星如3岁,父亲得了罕见的神经性脊髓炎,看了很多医院。“当时咱们市里的人民医院说这种病少见,孩子她爸是医院接收的第二例。”赵宗合说,“没有什么药治,全靠激素,最后全身浮肿,去世的时候,骨头都碎了。”
谈到父亲时赵星如说,“爸爸一开始还能走路,但是随着病情的恶化慢慢地力不从心,一走路便晃晃悠悠,就像是喝醉了酒。”赵星如7岁时,她爸爸瘫痪在床,2年后终于离开了她。
赵星如是独生子,她三奶奶说整个大家庭只有她一个姑娘,家里人都很喜欢她、疼爱她,自从家里摊上事,注意力都转移到得病父亲身上。本该是掌上明珠的她,随着父亲去世,母亲改嫁,成了孤儿。
生活虽然拮据但她非常乐观
赵宗合家中仅有四亩地,用来种玉米,是这个家庭主要的收入。一亩地产1000斤玉米,一斤1块钱,再去掉成本,赵宗合算着地里的收入,他一年的收入在3000元之内,这还不除去赵星如奶奶每个月800元的医药费。赵宗合从四亩地里得来的钱主要是留给孙女上学用,这是用钱的大头,“5000元的外债现在还有3000元没有还上,现在看起来不是很多,但是以前的钱能买好多东西。”赵宗合至今还承担着儿子看病所欠的债。
赵星如上高中时住校,三个星期或是四个星期回家一次,而在学校,她的生活费也只有120-130元,除了生活的必须,额外再买些辅导书,基本上没有什么花销。赵星如坦言,生活虽然拮据,家庭条件也不如人家,但是她从没有因此自卑或是性格孤僻,她经常和同学一起说说笑笑,有时候也会在地摊上买件换季的便宜衣服,但是绝大部分还是穿亲朋们送的旧衣服。所有这些,她每个月170元的低保还有余。
不想离家太远上大学也在省内
在赵星如的家里,奶奶躺在炕上,桌子上的一堆药几乎可以当饭吃,赵宗合说一个月的药费就要800元。赵星如的奶奶今年69岁,身体已经垮掉了,糖尿病、心脏病、脑梗死等多种慢性疾病缠身,现在意识有些模糊,有的时候还犯糊涂。
本来赵宗合以前种棉花,经济作物的收入要远比玉米多一些,但是棉花需要劳力靠在上面,自从赵宗合老伴躺在炕上后,赵宗合就改种玉米了。“我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家里老伴不能离人,地里不能每天盯上了,只能种玉米了。”赵宗合说。
看到家里的状况,赵星如只要回到家就会忙起家务,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对于未来,赵星如说他想学师范类,这样稳定,找个工作想改变家里的状况,给爷爷和奶奶减轻负担。“他们的年纪大了,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需要我照顾,我不想也不能离他们太远,上大学只会考虑省内,毕业后也会早点回到他们身边。”赵星如说。
赵星如母亲离开后,家里人就没有了消息,谈起母亲,本来乐观健谈的赵文静和家里人一样,一下子变得沉默安静,或许童年的一些经历让这个孩子不愿意再想起,对于她而言,爷爷奶奶是唯一的亲人。
 
 

姓 名:
邮箱
留 言: